您现在的位置 > 烟台文摘
山东首家县级开发区诞生记
2018-09-05 15:05:32
来源: 编辑:周浩霖

山东首家县级开发区诞生记

刘同占

    我离开福山区委有20个年头了。现在每每看到福山发生的巨大变化,特别是看到福山高新区日新月异的建设速度及其工业经济的龙头作用,作为当年创建这块改革试验田的决策者,在欣慰、赞叹的同时,又百感交集,感慨万千,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艰难寻路

    我于1989年12月由福山区长升职为区委书记。当时福山财政年收入只有3000万元,全区固定资产一个多亿,工业固定资产所占比例较少。农业在整个经济中占主导地位,区内年税收过百万元的企业只有两家。经济总量在全市一直排在末位。

    没有工业哪能有税收?因此,发展工业经济成为我主抓的核心要务。然而,既不能与中央当时的政策相冲突,又要走出一条与福山实际相结合的发展工业之路,谈何容易!说实话,到底该怎样走?当时谁也没有底。后来,市委、市政府组织的一次到苏南地区昆山县参观学习,让我看到了曙光,心里有了一定思路。我们参观的昆山县,于1984年设立了自费开发区。1985年1月开始,自费开发区不断发展壮大,由3.75平方公里起家,次年就扩大到6.18平方公里。参观中了解到,他们所谓的自费,也就是八十年代初当地快速发展的乡镇企业,在企业规模的技术水平上恰好能够与东南亚国家和地区的中小资本对接,借力外资才是他们快速发展的奥秘。这次参观我收获最关键一条经验是:这个开发区是县里自行创办的,并没有经过国家的审批。因为当时要建开发区是必须要经过中央批准的。

    人家敢闯敢干,我们怎么就不敢?回来后,经过反复思考,思想中有了学昆山创建福山开发区的最初思路。为了取得更多人的支持,1990年11月份,我带领区五大班子领导和各乡镇党委书记到昆山县参观学习。参观过程中,有一些乡镇党委书记表达了和我一样的想法,更加坚定了我创立福山开发区的信心和决心。

    在县级区建开发区,首先面临的是政策原则问题。苏南地区的发展环境与烟台相比,毕竟有一定的差异。第一,如果师出无名,违犯了政策原则,难以得到上级的支持,甚至被令停。第二,面临着区级领导成员思想统一的问题。达成共识,是成事之关键。即便师出有名,其可行性有多大,风险性有多高,能否或怎样让区级领导成员接受自己的想法并给以支持,我还没有形成完整的思路。第三,选址问题。福山适合往哪个方向发展?当地的老百姓能否理解支持?如果老百姓有意见整天写信上访,一定会影响甚至终止计划的实施。以前曾有过类似的惨痛教训。这三个问题如同一条流程的三个关键点,有一个处理不好,整个计划势必要胎死腹中。

    三把金钥匙

    我有熬夜的习惯,那段时间每天晚上都在琢磨这件事。白天与区委办主任、分管工业的副区长等一些区级领导交谈商讨。经过长时间的研讨,我们终于找到了解决这三个问题的三把钥匙。

    第一把:在我任职区长时,1988年4月22日,国务院曾发函批准福山区为“山东省级农村改革试验区”,同时作为国家农村改革试验区办公室的联系单位。这是以粮为纲和计划经济体制下的一个改革措施。到底该怎样改,我们区级领导都很茫然,也为此发愁。可现在一想,这不是现成的最恰当的“名号”吗!于是,我们顺理成章地借“农村改革实验区”这杆大旗,把创立开发区纳入其旗下的一块试验田。这不仅规避了政策风险,还为找到第二把钥匙提供了条件,因为我们有重量级的扶持单位——国家农村改革试验区办公室。

    1990年有一个比较好的大背景,即全国正处于解放思想、思想大转变时期,当时的突破点就是废除经济工作中“以粮为纲”的指导思想。然而,受传统思想的束缚,在县级创办开发区,在山东来说尚属首创。对于福山来说,更属于超前设想,一些领导干部在思想中还是不太容易接受。尽管我是一把手,但就创办开发区这件事来说,以我的资历,即便喊破嗓子说破天,也难以取得同僚的信服和支持。自己不行就需要借助外力,而最强大的外力就是国家农村改革试验区办公室。聘请国家农改办的权威专家来考察论证,以他们的观点向区级领导说明是否可行和怎样建,便成为我们的第二把钥匙。

    当时在选址问题上,我很是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我初到福山时,曾去过城北的盐场村。那里是一片涝洼盐碱地、烂泥塘,并且入地很深。当时我想这里不宜搞建筑,需要很深的基础,成本太高。后来随着对福山了解的加深,转变了看法,认为福山的发展方向只能往北。因为从长远来看,福山的发展需要烟台市和烟台开发区的辐射带动,往北可以很快与烟台开发区对接。然后通过烟台开发区与芝罘区的连接带,同芝罘区连接起来,使福山真正变为一个市区,而不是一个县一样的“假区”。然而,盐场的土壤适合种植水稻,素有“福山大米囤子”之美誉。在此占地搞开发,老百姓能顺利地接受吗?一面要加快福山融入烟台市区的步伐,一面要承担破坏“大米囤子”的名声。该怎样取舍?经过多次调研并与其他领导商讨,最后议定:发展是第一要务,往北发展是最佳选择。而且作为贯彻落实废除“以粮为纲”指导思想的举措,废农兴工,名正言顺。当时公民身份仍然是二元制,一个农民要变成城市户口很难很难,跳出农门是主流意识。为失地村民解决身份问题,以农转非的优惠政策赢得老百姓的拥护支持,这是第三把钥匙。

    踏入征途

    1991年初,我们带着三把钥匙,踏上了艰难曲折的创立开发区征途。

    第一步,借助高端外力,统一思想。由福山区农委牵头,进京到国家农改办聘请国内著名的以温铁军处长为首的专家,先后于3月、7月、12月三次来福山考察论证,得到他们的认可和肯定。他们积极为我们出谋划策,提出了很多非常好的意见。这应该说是最具权威、最有影响力和说服力的高端外力。当初的名字不是现在的“福山高新区”。为了紧靠农村改革实验区这一名牌,专家们为我们起了一个早期被我们采用的“贸工农一体化试验区”的名字,并提醒我们不要张扬,要只做少说。在试验区运行的前半年,我们连烟台市委、市政府都没有上报。

    他们每次来,我都亲自陪同。每次考察论证结束,我都要求农委办主任在由各区委常委、区长、副区长,人大、政协等区级领导参加的区委常委扩大会议上作汇报。为了尽快顺利地统一思想,前两次只汇报不讨论,我通过察言观色来了解大家的态度。第一次汇报,我发现大家的神态赞成的不多。第二次汇报时则出现了相反的转变,不同意的少了。所以,第三次汇报时,我要求大家听完汇报后,可进行讨论并提建议。这时,大家已经没有不同意的了。讨论时的话题,没有该不该建的问题,而是如何建设好的问题。

    第二步,确立了开发区的目标任务,出台相关政策。以当时的福山财政收入,是无力承担开发区的前期投入的。所以,开发区确定的核心要务是招商引资,借力发展。攀高亲,找靠山,吸引外资参与建设。当时正处于计划经济时期,国民经济的成分中还没有“私有制”一说,这就要求我们在政策上要做大胆地改革。因此,我们对五项体制进行了改革探讨和实践:一是管理体制,把开发试验区独立起来,直接由区委、区政府领导。二是外贸体制,主方向是大力发展外向型经济,鼓励出口创汇。三是经营体制,允许私有企业前来投资。四是财税体制,为投资落户企业提供财税方面的优惠政策,优惠条件与烟台开发区相似,有一些方面比他们还好。五是户籍体制,为失地村民办理农转非。

    新区建设首先要修路。在财政无力投资的情况下,拿什么来修?我从国际贸易中盛行的补偿贸易这一方式中受到启发,采取以地换路的方式修路。就是你出资修路,政府拿出相应的土地给你作为补偿。此法甚为有效,得到投资者特别是一些爱国华侨的积极响应,北二路往北都是以地换路修建的。

    第三步,由区长带队到省公安厅争取农转非指标。因为每次争取的指标有限,只能勤跑、多跑,基本解决了失地农民农转非问题。由农委牵头有关部门实施建设区的土地转让,将土地由村转让给政府,再由政府向投资者转让。

    第四步,由区建委牵头,完成开发试验区建设的最终规划。其中道路规划修改了多次。我的设想是要建设四通八达、正东正西的棋盘路,因为当时我们有这个条件。确立了北一路以北、夹河以西的8平方公里为建设区。其中,盐场、永福园一带1.5平方公里为起步区,福海路以西为二期发展区。总共是8平方公里(后期调整为3.8平方公里)。

    力借东风

    从1990年底立意要建,到1991年底拍板要干,历经一年的时间。这并非是我的谨小慎微和优柔寡断,因为我知道,干成一件事必须要有“人和”这项要素。这期间所做的一项重要准备工作,就是解放思想,统一意识。只有全区上下对此事达成共识,才能形成劲往一起使的合力,后面的工作才能得以顺利进行。这项工作做不到位,事业常常会半途夭折。在后来的实践中,再次证明了这项工作的正确性。

    1992年春天,对于福山人来说是极不寻常的时期,学苏南建自己开发区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但是,在没有资金、没有上报审批、没有现成经验可借鉴、经常遇到没有预料到的困难的情况下,我们的起步非常艰难。我对“摸着石头过河”这句话有深刻的体会。让我欣慰的是,由于前期准备工作充分,在建设产业区的进程中得到了全区上下,特别是占地区域老百姓的一致拥护和支持,大家的热情很高,有力促进了产业区建设的快速进行。就在6月份,山东省组织全省市委书记学习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精神。随后,山东乃至全国掀起了加大改革开放力度,进一步深化改革的热潮。借着这股强劲的东风,我们在全区展开招商引资的再动员、再发动,收到极好的效果。各部门的积极性充分调动起来了,广大干部群众纷纷在国内外求亲访友,千山万水地跑,千方百计地找,大力实施招商引资战略,在全区范围内形成了各单位都是“招商局”、人人都是招商人的浓厚氛围。当年年底,基本完成了起步区的道路修建,连北五路(永达街)都已经完成了路型建设,落户企业近10家,引进资金2800多万元。值得书写的是,在初期建设过程中,得到了世界各地福山爱国华侨的大力支持,他们为建设新区慷慨解囊,出资修路,投资建厂。

    直到现在,每每回忆起当年招商引资的火热场景,我心里不仅是激动,更多的是感动。要知道,当年的招商引资,一没有奖金,二没有提成,大家的热情还是那么高涨。心底情不自禁地发出赞叹:福山人真好!

    我也非常感谢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为我们福山带来了应该说是最难得的最佳机遇期。同时,作为县级区的改革开放先行者,我们的做法得到烟台市委、市政府的承认和肯定。我们将原来的“福山贸工农一体化试验区”名称,改为“福山高新技术产业区”。第一届管委主任朱宝东得到正式任命,全省第一家县办开发区正式成立了。说实话,如果没有当时的“南巡讲话”,我们走出最艰难的起步期,势必要拖后一些时间。

    春色满园

    “福山福地福人聚。”退休后,鉴于和福山的缘分,我现定居在福山区,耳闻目睹着福山的巨变。据了解,过去20年间,福山高新区从建区之初的3.8平方公里,发展到目前建成区达27平方公里;从初始廖若晨星的几户企业,发展到建成企业450多家;以福山高新区为龙头的福山工业经济,已经形成以汽车零部件为主的机械制造、电子信息和特钢制品三大主导产业;工业经济收入所占全区比例,达到了83%;先后荣获山东省十大产业聚集园区、山东省汽车零部件产业示范基地、烟台市“十一五”对外开放先进园区等荣誉称号。到2012年底,福山区境内税收收入已突破30亿元,被授予“2009~2011年度全省县域经济综合实力先进单位”,综合实力列116个参评县市区第四位;荣获 “2012年度中国市辖区综合实力百强区”称号,列综合实力百强区第七十五位。

    财政收入的增加惠及了福山百姓,促进了社会各项事业发展。几年来,在教育方面,先后高标准建成汽车学院、福山一中及区镇10余所初中、小学;在卫生方面,先后建成福山区医院和8处镇级卫生院;在新农保、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城乡低保、五保供养等社会保障标准方面,均达到或超过上级规定,在全市、全省,甚至有的在全国都属于高标准保障,使全区人民实实在在得到了发展红利。

    春风先发苑中梅,工业新花次第开。福山把今年作为高新区成立20周年。20岁,正是激情燃烧的金色年华。我衷心祝愿福山高新区这个时代宠儿,在新的征途中,以新的风采,新的气概,高歌猛进,再创新的辉煌。(2014.1)

    (刘同占,时任中共烟台市福山区委书记,现已退休;退休前任农业部中国饲料工业协会秘书长(正厅级)。整理:马德福,福山高新区发展报总编;杨强,福山区政协提案委员会主任。)